旅羊

\After The Rain/\维尤/

【维尤】旅行箱

       尤里0301生日快乐!!!
       一定是因为想让我写完贺文所以我病了对吧!!
       ooc属于我,糖属于各位

       尤里有一个小旅行箱,平时就放在屋子角落里,却从没有沾上过灰尘。
      日历又翻到了2月28日。
      烦死了,尤里按掉手机闹钟打算再睡一会。
      “喵——”喜马拉雅猫凑过来蹭着尤里的脸,温顺的动作下是凌厉的“给老子吃饭”的眼神。
      于是猫奴尤里一边投降挪下床来,到屋角柜子里给主子拿猫粮。喜马拉雅猫立刻摇着蓬蓬尾巴溜过来。
      旅行箱就摆在柜子侧面,尤里关上柜子,揉了揉猫咪柔软的毛看它吃的欢。犹豫了一会还是把那个箱子拉了出来,想了想,在密码锁上转出了0301,泛锈的锁发出一声钝响。
      箱子里整整齐齐地摆着两堆物件,左边是自己获的奖牌证书,右边是几件礼物。
      尤里十岁在夏令营被雅科夫选出,来到训练场第一次见到维克托,自己一直以来崇拜的人就近在咫尺。忍不住多看了看他,维克托就注意到了偷偷瞄他的小天使。
      虽然尤里一再推托,维克托还是坚持给尤里补过了一次生日,声称是纪念两人的初遇。那么多新生难道你要挨个过一遍吗,尤里有些无奈,却最终没有狠心拒绝维克托的邀请。
      尤里十岁那年,维克托送给了他一个旅行箱。
      后来的每一年,尤里的生日都离不开维克托。
      尤里十一岁那年,维克托兴致勃勃地送给他一条毛线围巾,银灰色的,有些粗糙,有的地方还勾起了线头。怎么这么丑啊,尤里扁了扁嘴还是戴着它转悠了好久。
      摘下围巾的时候,尤里在它的边缘发现了自己的名字“Yuri plisesky”,小孩子眨眨眼,又看见身边正摘手套的维克托手上有两道伤痕,明显是毛线针划破的。
       “喜欢吗,小家伙?下次就不会在训练场里丢围巾了。”
        尤里十二岁那年,维克托带他去了游乐园。双休日的人很多,维克托还是排着长队给他买了他喜欢的豹纹钥匙扣。晚上两人坐在摩天轮上俯瞰地上耀眼的灯光,尤里趴在维克托身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看不见身边维克托温暖的笑意。
       嘛,生日蛋糕晚一天吃也无所谓。
       十三岁,维克托和尤里一起领养了一只猫。
       十四岁,维克托向雅科夫求情给尤里放了一天假让他回家,尤里和爷爷和维克托一起过了生日,留下的合影里,尤里的笑容分外天真。
       十五岁,维克托送他一双定做的冰鞋,为了庆祝他升上成年组。但这双绣着豹纹的冰鞋从没在赛场上出现过,尤里始终把它藏在箱子里。因为就在他十五岁那一年,维克托去日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尤里抱紧了钻进怀里的猫。
      时钟已经指向将近正午,匆匆解决午饭,尤里加快脚步向训练场走去,今天的练习要持续到晚上,要站稳高处,必定要接受历练。
      已是晚上十点,尤里洗过澡软软瘫倒在床上,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维克托的飞机晚点了,将近凌晨才到达莫斯科,维克托不敢耽搁,直接奔向两人的家。
      他梦见维克托在他身边侧躺,两人额头相抵,维克托对他轻轻低语。
      “你还小的时候就总是喜欢这样睡觉,好像能给你最大的安全感。”
      “长大了就不粘人了,但是你努力的样子也一样可爱。”
      “这段时间我非常想你,你有没有想我啊。我觉得在你身边我才能找到源源不断的灵感呢。”
      “对不起啊,尤拉奇卡,让你害怕了。”
       ......
      尤里在梦里,断断续续听到煽情的话,梦里的自己好像流下了好多眼泪。
      一夜被拖得如此漫长,早上醒来,尤里摸到自己脸上未干的泪水,不由得握紧了拳,讨厌自己为什么忘不掉他,为什么啊。
      然而,当维克托推门进屋时他意识到一切并不是梦。
      维克托把手上原本戴的戒指放进尤里的手心,低沉的嗓音仿佛在祈祷一般:
      “尤里,这个,以后交给你保管吧。”
      尤里有些不明白,将戒指攥在手里却说不出话。直到维克托抵上他的额头。
      “还有,今后把我也交给你保管了,好不好?”
      尤里感觉还没干的泪痕又重新被润湿了。
      “生日快乐,尤里,今年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维尤)有你才是家


cp:Yuri on ice
维尤(维克托x尤里)
ooc属于我,糖属于你们…
小学生文笔,深夜产物,请谨慎食用QAQ




      新年将至,雅科夫按常规给全队放了一周的假。
      除了临时接到商演飞到德国的维克托。
      一年里得到的空闲日子不多,依旧寒冷的冬阳下,尤里晃悠回到自己小屋,当然,平常是跟维克托共享的。看到主人回家,喜马拉雅猫跟在尤里身边蹭着寻求抚摸,却只跟着主人在屋里溜达了一圈又一圈。在它忍不住要跳到尤里背上前,尤里一个后仰,窝进了沙发里。
      “啧,好不容易放了假,为什么本大爷这么无聊啊!”尤里稳稳地接住了猫,并把它举到自己脸前,“这么久没好好照顾你,干脆给你洗个澡吧,不许拒绝。”
      半小时后,尤里胳膊上还是多了几道抓痕,忍着疼痛,他还是坚持着给猫吹了个毛,然后翻箱倒柜地找起酒精棉签。让他绝望的是,家里早就被他搞得一团糟,东西放在哪里基本只有维克托清楚。
      “因为这种事给那个秃子打电话也太丢人了…”尤里咬牙切齿,最终选择了出门买新的。
      晚饭只能在便利店解决,忙乱的一天结束,尤里躺进柔软的被子里刷起ins,不出意外地看不到维克托的动态,尤里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半个脑袋。
      也许是那家伙太忙了吧…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老头子再不睡就真的要秃了…都说夜晚让人胡思乱想,尤里捶了捶自己脑袋,不要总是想着他的事情啊,我一点都不想他!!
      尤里看向床的外侧,猫咪占了维克托的位置,周围全是自己一下午搞出来的狼藉。维克托好像是喜欢整洁的吧,他心里暗想,住在一起之后自己就把家搞得没有下脚的地方,但是他好像也没有说过什么……好烦啊睡不着。又翻来覆去一阵,尤里顶着一头乱发入睡,中间醒来好几次。
      第二天,贪睡的两只小猫难得的起了个大早,尤里匆忙吃了昨天买的皮罗什基,好像想起来什么又跑回卧室把被子叠好。
      耳机线,游戏机,发圈,小鱼干…尤里把屋子地上的小东西们捡了一遍,再分好收进本来的抽屉,专注的样子完全脱离不良少年的形象,嘴角的浅笑更像是个天使。
      收拾好地板,太阳已经照进屋子,尤里猫一般的眼睛清楚地看见了地上的浮灰。好在吸尘器还算显眼,虽然不会用但是看维克托用过,尤里插上电源,拧开开关的瞬间他的猫就飞了起来。在喜马拉雅猫的哀嚎声中,尤里勉强清理了整个屋子的地面。
      屋子不算太大,但收拾却费了好一番工夫。尤里抱着受惊的猫直接躺在地毯,感叹自己一个能做出各种复杂跳跃的花滑运动员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为什么突发奇想要收拾屋子啊?”尤里有些迷糊。不过看着干净利落的家他还是很舒服的。
      晚上,尤里抱猫缩进被子,只觉得俄罗斯的晚上又冷了不少。看着时间允许,他去泡了个澡,顺便看见ins上维克托发了自己表演服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露出招牌微笑,紧身的考斯滕十分凸显身材。
      尤里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时发现水已经温了。他手忙脚乱地放水擦头发,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维克托应该明天回来的。小孩半湿着头发算着。维克托不在,也没人帮他吹干头发,尤里就这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夜还深着,尤里半梦半醒睁开眼睛,却看见身边有人。他下意识地躲开,却被月光下银色的反光吸引。
      “维…维克托…?”
       “别怕,是我”维克托尽量放低声音免得吓到刚睡醒的小猫,“我提前回来了哦。”
      “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睡眼惺忪的尤里认出了面前的人,毫无防备的他扑向了人影。
      “因为我想你了呀,尤拉奇卡有没有想我?”维克托把尤里抱紧,对着尤里的鼻尖问道。
      “才没有!谁会想你这种老头子!!别自恋了!!!”声势不小的少年还是往热源缩了缩。
      “但是啊尤里,我有说过要把头发吹干再睡觉的吧?”维克托摸上尤里潮湿的金发,自觉理亏的尤里也不吭声,任由维克托把他塞回被窝。
      维克托在浴室柜子第二层轻松找到了吹风机,感觉有点异样,怎么会摆的这么整齐的。走进客厅开灯,用心清理过的地板泛着温和的光。
      捋着尤里一头软发,维克托凑近他的耳边,隔着嗡嗡作响的电器,感叹似的说道:“我一个人住的时候,特别喜欢把一切收拾进该放的地方。”
      不太懂维克托的意思,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等到维克托手下的金发蓬松,男人放下吹风机,两人一起躺倒在大床上。
      “老头子你刚才说了什么啊…”尤里已经困倦到了极点,身边多出的温度让他安心不少。
      “我说,有你在我身边就已经是一个家了啊。”
      “……混蛋,干嘛这么肉麻。”
      尤里钻进维克托怀里,不由分说地搂住他的脖子,“我才没想你,听到没有。”
      “好好好,我知道了……”
      一夜好梦。

END

 
 

注:真的真的真的第一次写文…求不打
所有地名均来自学校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又一年高考结束了啊,孩子们辛苦啦。”二南坐在天圆地方底下托着腮,送考的大巴车一辆接一辆回到行健广场。他看着欢欣雀跃的考生去找班主任交准考证,自己也不禁挂上了一抹微笑。
挨着坐的青年揉了揉深紫的头发,明显的不耐烦:“今天把我拽过来干什么,石家庄这么热,想谋杀我你就直说行不?”
“干嘛这么凶,”二南扁了扁嘴,“天天待在你的超级中学里也不出来透透气。”
“我们有远足好吗,谁闷啊。”
“是是是,八十华里还真不是一般人走的下来的你们厉害。”
“啧,人都是要磨练的,不受苦哪能出的了彩。”衡一骄傲地抬起头,想起烈日下他的学生们。
“诶一一这么说我的高一楼也没有空调,这算磨练吧小衡一。”二南偏着脑袋若有所思。
样子倒是有点可爱,衡一心想着,嘴上仍然不留情面:“这算个啥,我比你大,少叫个小字不差的。你看看你们送考的大巴车,还有学校里边两个书店两个超市,打算把你们学生惯坏了吧同志。”
二南开始还面带微笑的听着,到了后边脸色开始不对,从石阶上猛的站起来表情就严肃了不少。
“我怎么对待我的孩子是我的事,我宁愿把他们惯坏了也不能拼到累坏了,我可一直记得我的校训是两条。”
衡一皱皱眉头,没想到二南会因为这个生气。的确,超级中学的名号都不是白叫的,可是这俩人的脾气却不止差了一点。这次二南好不容易把衡一扯过来也没想着吵一架。
衡一还是选择了沉默,起身往门口走,却被二南拽住了衣服。“你别想溜。”他咬着嘴唇,“明明想和你好好相处的,你吵什么…”
是谁开始折腾的啊,衡一满脸黑线。“谁乐意跟你吵似的。好了,别生气别当真,冷静。”
“哦那你跟我去清香阁吃饭不”
“…我想回衡水”衡一的内心是崩溃的,到底要怎么跟这个熊孩子相处啊,心里苦。

如果你看到这里了,爱你。

未闻花名自填词(六月合欢)

这一年  如往常  跨越

而我们  渐行渐远

最后笑容  定格  毕业照前

我知道  没有人会容易忘却

一起拼搏奋斗的那三年

时光在飞舞  思念在绵延

记得入学时的那份年少轻狂

为了一些琐碎小事吵个没完

每个人都觉得三年还长 玩耍理所当然

看见老师不爽也敢吹胡瞪眼

故作成熟每天摆着深沉的脸

水笔尖划动桌面的草稿 发出无谓的感叹

啊,那时的美好时光 那时的天蓝云白 衬着稚嫩的容颜

啊,那时无知的我们 有着任性的勇敢

云朵在浮动 花儿又复苏 前进的路上 我们逐渐成熟

可是时光 它的齿轮 永不会停转

这一年 如往常 跨越

而我们 渐行渐远

最后笑容 定格 毕业照前

我知道没有人会容易忘却

一起拼搏奋斗的那三年

这之间 有哭有笑 跌跌撞撞我们走来

每个人的笑容挂在脸庞那样明艳

我不知 多年后当我们相见 是否还有这样 纯真的笑颜

时光在飞舞 思念在绵延

啊  三年过去了大半 没有人再去偷懒

啊 所有人都在明白 这分别就在眼前

蓝黑的校服 漆白的松树 学校花坛中 合欢花如期绽放

黑板上的倒计时数字 逐日缩减

当我们真正走进考场面对不熟悉的一切

紧张化为乌有 只剩坚决

如果是为了未来而去打拼

那么献出全力也不吝惜

伸出手触摸 未来的斑斓

花开缀初夏 花盛树璀璨 花落寓离别

教室钟声滴答 窗外花声飒飒

回望昔日好友 不自禁泪满眼

来年的夏月 你在何方 做谁的同窗

这一年 我们都明白

身上肩负重担

所以才拿起笔 奋力书写

每个人心中怀揣伟大梦想

哪怕它遥远几乎看不见

这三年 如过眼云烟

转眼就到分散

我知道那很痛苦 不舍难免

但是要擦干眼泪心中谨记

离别是为了将来更好相聚

毕业前 我们各自默念

美好的未来不远

相信梦想成真 理想实现

不管它最终是否能够如愿

也请充满自信面对一切

说不定不久后的一天我们会偶然碰面 还能认出彼此 笑却无言

回忆起当年学校那株合欢

是不是又开出淡粉小伞

时光在飞舞 思念在绵延

来年六月中 合欢复翩跹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B站有我唱的(。)ID咩心佑